A spoiled child

养娃日记(五)

        每个孩子最害怕的事估计就是打针吧,杨凌岙小朋友也不例外,但此时此刻杨凌岙小朋友不得不面对这件事,“我不要打针,我要回家,我要爸爸,不要打针”“宝宝,听话,打完针我就带你去找爸爸,还给你买新玩具,好不好?”黄子韬耐心地哄着,之前因为工作,一直没有时间带孩子打疫苗,正好这次有时间,他自告奋勇地来带儿子打疫苗,结果还在排队,就开始闹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排了半个小时的队,终于到他们了,杨凌岙小朋友好不容易控制好的情绪,又开始崩溃,抱着黄子韬就哭,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,我要爸爸,爸爸”小护士在旁边尴尬地站着,“你给他打吧,我扶着他”黄子韬无奈地朝护士笑了,“小朋友,不要怕,姐姐会轻点打,不疼的”小护士动作很轻,但是针扎进去的时候,哭的声音更大。直到黄子韬抱着出医院的时候,都没有缓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宝宝,不哭了,针都打完了,爸爸带你去买好吃的”,黄子韬继续哄着,“找爸爸,爸爸”黄子韬有点吃味,但还是满足儿子的想法,“我们先去买点东西,好不好”黄子韬抱着儿子到便利店,买了几箱运动饮料,又买了一些零食。
        “景行哥,”黄景行一抬头就看见黄子韬抱着孩子,杨凌岙眼睛还是红的,伸手把孩子抱过来“宝宝,告诉景行叔叔谁欺负你了”杨凌岙小朋友眼睛又红了,把胳膊伸出来“打针,疼”,黄景行一看孩子又要哭了,立马说“叔叔带你去找爸爸,好不好”一听到爸爸,杨凌岙马上收回眼泪,点头,黄景行回头说“韬,你在这休息下,我带孩子去找昊昊”,黄子韬点点头“宝宝,听叔叔话,别捣乱”,杨凌岙小朋友像耳朵塞了棉花一样,在黄景行怀里挪挪,拿屁股对着自己小爸爸,黄子韬气笑了,心里暗想:死孩子,今天别想我抱你。
        杨文昊正在上课,当黄景行抱着孩子进去的时候,原本没什么事,杨凌岙小朋友看到自己爸爸,立马放声大哭,杨文昊听到哭声,还以为自己幻听了,又听到“爸爸,爸爸,爸爸”就知道真的是儿子来了,马上过来把儿子抱过来“怎么了,谁惹你了”,一到爸爸怀里就把胳膊往爸爸嘴边伸,杨文昊一看就知道今天打疫苗了,连忙亲了一下胖爪爪,“爸爸亲了,痛痛是不是飞走了?”抱着哄了一会,“宝宝,和景行叔叔去找小爸爸,爸爸还要工作”杨文昊把杨凌岙小朋友递回黄景行,杨凌岙一脸不情愿,杨文昊立马又亲了他一下,捏捏他的胖爪爪,让黄景行赶紧抱走。
        等杨文昊上完课时,杨凌岙小朋友已经躺在黄子韬怀里睡了,“你结束了?”“嗯”杨文昊边回答,边喝了口水,“晚上在外面吃吧,顺便带这个小祖宗去买玩具,今天哭了这么长时间”,杨文昊笑了“怎么样,带他打疫苗是个技术活吧”“以后这个事还是你带他去吧,我就不揽这个活了”黄子韬立马摆头。
        等杨文昊收拾好,抱着儿子,牵着黄子韬到车库,去享受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。

作者有话说:之前发了图片版,刚刚看的时候,里面有错别字,所以删了图片版,重发了一下文字版。

养娃日记(四)

        黄子韬要出差半个月,家里即将成为“留守儿童”的两个人正在争黄子韬的睡觉所属权,“我的小爸爸,和我睡”杨文昊撇了一下嘴“他是我老婆,当然和我睡”杨凌岙小朋友一看争不过,就祭出自己的大招,张嘴就哭“小爸爸…爸爸…欺负我,坏爸爸”黄子韬正在浴室洗澡一听到哭声,就匆匆忙忙擦干净,围上浴巾,跑了出来抱起儿子“杨文昊先生,你也三岁吗?他小你也小”杨文昊有苦说不出,自家儿子蔫坏。
        杨凌岙小朋友眼睛上挂着两粒金豆豆,抓着自家小爸爸的衣服“小爸爸,晚上我要和你睡,不要爸爸”杨文昊听得脸都黑了“杨凌岙,你很好,等你小爸爸去工作了,你也别指望我陪你睡,给你讲故事”黄子韬瞪了一眼,净在这捣乱,早点把孩子哄睡,还能有会二人世界。“你快去洗澡,我带宝宝去睡觉”
        黄子韬讲了半个小时的故事才把儿子哄睡。轻手轻脚地把儿子抱回他自己的房间,又去哄家里的大龄儿童“昊昊,我们回房吧”杨文昊继续坐在沙发上不动,黄子韬笑着坐到杨文昊腿上,凑到杨文昊耳边“老公,我们回房,好不好?”杨文昊的下半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撑起了小帐篷,抱着黄子韬就回了房间。
         杨文昊换好床单,给黄子韬做完清理后,又走到隔壁将儿子抱过来,放到床上,“小屁孩”低头亲一下。黄子韬听到后笑了。口是心非的男人……
        

养娃日记(三)

        杨文昊最近接到某芒果台的工作邀请,录制一档访谈节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录制内容---
问:近几年,由于很多节目把一些地下文化搬到地上来,对此你有什么看法?
答:我很开心,(笑)这样我可以把喜欢的东西介绍给大家,与大家一起分享这其中的乐趣,文化是需要传承的,但是传承的前提是得传播,有很多人不懂街舞,或者说街舞对他们而言,只是个名词。(笑)但是对于我们舞者来说,街舞是一种文化,是一种精神。需要每个街舞人去传播和传承。

问:在外面是街舞大神,回到家就是奶爸,这之间会有落差吗?
答:我觉得没有什么落差,因为这都是我,只是身份不同,在外面我享受积极工作的我,在家会体会到工作时体会不到的放松和温馨。而且在家照顾宝宝,看到宝宝成长会更有成就感。(笑)

问:你觉得宝宝是更喜欢你,还是子韬?
答:虽然平时我和韬都会给他,甚至我陪他的时间还久一点,但是他会更粘韬,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。(字幕:争风吃醋的杨三岁)

问:生活中的子韬和荧幕中的有区别吗?
答:有区别,生活中的他会很蠢,而且爱撒娇。会很吵,感觉有说不完的话。(字幕:这段能播吗?)但是生活中的他,会让身边的人都很放松,工作回来即使再累,看到他我就感觉疲惫感都没了。(笑)

养娃日记(二)

        黄子韬一出机场,就看见自家男人抱着儿子靠着车子,旁边围着一群女的,“招蜂引蝶”黄子韬嘟喃了一句,杨文昊看见黄子韬就立刻抱着宝宝过来,“小爸爸,抱”杨凌岙小朋友一看到自己的小爸爸,立刻就不要爸爸了,黄子韬接过儿子“宝宝,你怎么又重了,你再重点,你就是胖宝宝了,谁都抱不动你了”杨凌岙小朋友装作什么都没听见,继续抱着小爸爸亲热,“小爸爸,”说一句就拿自己的胖脸蹭,蹭的黄子韬心的化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次回来休息几天?”杨文昊拖着行李箱问,“我上半年的行程都跑完了,下半年我想休息休息,所以没有安排太多的行程,正好陪陪儿子”“不陪我吗?”黄子韬笑了“杨文昊先生,你多大了,还吃儿子的醋”“不是吃醋,只是提醒你除了陪儿子,还要陪我”杨文昊很认真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 黄子韬和杨文昊刚有孩子,上至父母,下至好友没有人相信他俩能照顾好孩子,杨文昊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但是他生活自理能力差,还喜欢丢三落四。黄子韬更不用说了,自己还像个孩子,整天咋咋呼呼。但是令所有人吃惊的是,他俩照顾孩子就在前两个月手忙脚乱,后来两个人都可以得心应手。
         虽然第一次做父亲,但是两人都在很用心的学习,不是吗?

作者有话说:日常系列的文章,不定时更新,有想看的梗,可以留言哦,最后不喜勿喷……


养娃日记(一)

        杨文昊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小生物,“宝宝,起床了”杨文昊捏捏自家儿子胖乎乎的小手,“不吵,宝宝要睡觉觉”“小爸爸今天要回来哦”杨文昊继续哄着,“小爸爸”终于杨凌岙睁开双眼,张开胳膊,“一说你小爸爸,你就醒了,我天天伺候你,都没有这个待遇。”杨文昊拍了一下自家儿子的屁股,看着爸爸的表情,杨凌岙讨好地把自己胖脸埋在杨文昊怀里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宝宝,小爸爸下午回来,现在跟爸爸去舞室,好不好?”杨文昊抱着宝宝,手上拎着包,“去舞舞,去舞舞”杨文昊赶紧抱紧,“傻宝宝,别乱动,摔了怎么办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黄景行看着杨文昊抱着儿子进来,“景行,帮我照顾下儿子,我待会有节课”“子韬出去工作了”黄景行说着接过杨凌岙,“宝宝,想不想景行叔叔”“想”杨文昊把包放下,“包里有奶粉和奶瓶,要是他饿了,给他冲瓶奶,他自己可以喝。”杨文昊有条不紊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从有了儿子以后,杨文昊戒掉多年的烟瘾,洗掉了手臂上的纹身,改掉了丢三落四的习惯…

作者有话说:因为这就是街舞,喜欢他们两个人的互动,所以就起了动笔的念头,文笔不好,不喜勿喷。

养娃记(四)谭宗明×贺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开小灶

贺涵一直都不懂,自己和谭宗明在学习时代都是学霸设定,但是到小岙岙那设定似乎出了问题。

“贺先生,我是谭岙的老师,我能和你聊聊吗?”贺涵正在公司处理文件,却接到小岙岙老师的电话,放下了手中工作“老师,您请讲”“贺先生,是这样的,前两天幼儿园组织了拼音检测,而岙岙的成绩较差,幼儿园针对检测成绩较差的同学,需要家长配合帮助孩子通过检测,您看您有时间吗?”贺涵听完老师的话,就立马表明了自己的态度“我有时间,一定配合您的工作”接完老师的电话,贺涵就加快了工作的速度。

谭宗明看着贺涵若有所思的样子,不禁疑惑“怎么了,工作上出了什么事?”“不是,是岙岙的老师今早打电话给我,说他拼音检测不合格,需要家长在家给他开小灶”谭宗明听完后,以为他在担心小岙岙的学习“我跟你讲,小孩子刚学习时,因为不适应,所以检测容易不合格,我小时候就是这样”贺涵知道谭宗明误会自己了“我是说我念书时,一直成绩优异,原来岙岙继承了你”谭宗明一脸黑线。

谭宗明下车去接小岙岙,贺涵坐在车上等,“大爸”小岙岙跟个炮弹一样冲进谭宗明怀里,“慢点,爸爸又不会走”谭宗明轻轻拍小岙岙的背,帮助他平稳呼吸,谭宗明将小岙岙抱到贺涵身边坐好,贺涵接过小岙岙的书包,并给小岙岙系好安全带。

“岙岙,早上我接到你老师的电话,她说你拼音不熟,所以晚上吃完饭,爸爸教你好不好?”贺涵询问道,小岙岙看着贺涵认真的表情,整个人都不好了“爸爸”“撒娇无效”小岙岙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。

“来,跟爸爸念,l”贺涵耐心地教“n”“不是n,是l”“n”贺涵有点无奈了,没想到小岙岙n,l分不清“那你跟爸爸念这个la,la,la”“na,na,na”贺涵现在有点崩溃,关于n,l他已经教了半个小时了,什么方法都试,可是小岙岙依旧分不清,谭宗明看父子俩就这个音纠结了半天“贺涵,让岙岙去玩一会吧,都已经学了这么长时间了,应该休息一下”小岙岙听到他大爸的话,没等贺涵回答,就哒哒地跑回房间玩去了,贺涵瞪了谭宗明一眼“你就这么宠他,以后宠坏了,我看你怎么办”“我谭宗明的儿子怎么会拼音不好,何况,就算宠坏了,我也能养他”贺涵听着谭宗明的话,无奈地笑了。

贺涵想起小岙岙没出世前,很多人都认为自己以后一定会宠孩子,而谭宗明一定不会宠孩子,但事实上是,自己和谭宗明现在都宠孩子。


作者有话说:关于拼音梗,借鉴了陈学冬在一年级教学生的故事

养娃记(三)谭宗明×贺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家庭时光

每天小岙岙放学后直到晚上九点都是一家三口的家庭时光,今天的家庭时光与往常不一样,平常俩人都是陪小岙岙一起玩,但是今天幼儿园老师布置了亲子作业——需要家长陪宝宝画一张全家福。

“岙岙,你这画的是大爸吗?”贺涵搂着小岙岙问,小岙岙将头凑到贺涵耳边悄悄地说“嗯,因为大爸头大。”谭宗明听着父子俩的悄悄话笑了笑,伸手拍了拍小岙岙的屁股,“是不是又在给你小爸说我坏话?”小岙岙听完后,连忙将头埋在贺涵肩膀偷笑,贺涵也看着谭宗明笑了,“岙岙,你小爸后面是什么?”谭宗明指着画问到,“孔雀”小岙岙说完后贺涵就瞪了一眼谭宗明,谭宗明笑着问“为什么在你小爸后面画孔雀啊?”“因为你总是说小爸是孔雀”小岙岙一脸正经的向谭宗明解释,“岙岙,你画画完了吗?”贺涵打断了谭宗明的笑声问,“没,我还要涂色”“需要爸爸帮忙吗?”俩人同时问到,小岙岙点了点头。

“岙岙,该睡觉了”贺涵端了杯牛奶给小岙岙,“小爸,我再玩一会,可不可以?”小岙岙向贺涵撒娇道,“不可以,乖孩子现在要去睡觉了,不过爸爸可以答应你,如果你现在去睡觉,我可以给你讲两篇睡前故事”本来因为不可以继续玩而难过的小岙岙瞬间开心起来。

贺涵将洗好澡的小岙岙放到床上,“老谭,过来给岙岙把头发擦干,我也去洗个澡”谭宗明拿起毛巾轻轻地给小岙岙擦头发,“大爸,今天我可以和你们睡吗?”谭宗明看着一脸渴望的小脸“可以啊”小岙岙听到谭宗明的回答,笑弯了眼。

贺涵出来看着谭宗明已经搂着小岙岙在讲故事了,“好了,故事将完了,你应该睡觉了”谭宗明合上书,“但是小爸今天答应给我讲两个故事”谭宗明合上书的动作停了,又把书打开,“第二个故事我来讲吧”贺涵接过书说到。

养娃记(二)谭宗明×贺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幼儿园

两岁的小岙岙和很多同龄人一样面对一个痛苦的事情——上学。

“岙岙,不哭了,听爸爸说,爸爸不会不要你的,爸爸只是暂时把你放在这,你一放学爸爸就会来接你,你看这里有许多和你一样大的小朋友,你可以和他们一起玩,一起吃饭,一起睡觉”贺涵耐心得安抚小岙岙,但是小岙岙还是一直喊着爸爸不要他,贺涵看着小岙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只能想谭宗明求助。

谭宗明从贺涵怀里接过小岙岙,“岙岙抬头看着爸爸”小岙岙满脸泪水地看着谭宗明,谭宗明一边用纸给小岙岙擦眼泪,一边温柔的说“岙岙,爸爸从来都没骗你,是不是,你乖乖地跟老师进去,爸爸放学就在门口等你,带你去吃好吃的,并且给你买玩具,但是不听话的宝宝爸爸不喜欢”小岙岙在谭宗明的“威逼利诱”下,只好跟着老师进去了。

“走吧,走吧”谭宗明牵着贺涵上了车 ,“晚上你来辰星接我,我和你一起去接岙岙,他第一次去幼儿园,回来肯定要闹脾气”贺涵下车前丢下一句话就上去了。

“陈俊生,把你车借我一下”贺涵走进陈俊生办公室说,“这都午饭时间了,你去干嘛”陈俊生将钥匙递给贺涵,“岙岙今天第一天上学,我去看看他”贺涵拿着钥匙就出门了。

贺涵将车停好后,就走到教室后门,结果看见他家谭先生也站在后门,“我俩还真是默契”贺涵走到谭宗明身边站定,“今天岙岙第一天上学,坐在公司,心里有点不放心,趁午饭时间过来看看”贺涵听到谭宗明的话,一阵沉默,自己何尝不是这样。

两人看着教室里乖巧的小岙岙就走了,一起吃了顿午饭,便各自回公司了。

作者有话说:养娃记事实上是谭贺和宝宝之间的日常,大家想看什么梗可以说,我会挑一些我能写的写出来。

养娃记(一)谭宗明×贺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生病

贺涵最近脾气很暴躁,地下的人做事都特别谨慎,生怕踩了这位爷的雷区,贺涵知道将私人感情带进工作不是一件专业人士做出来的事,但是他最近为他家宝宝的事急得快要上火了。

“贺总,你找我”陈俊生边走进来边问道,“你来了正好,我最近又要事要忙,辰星的事你注意点,这些文件我会带回去看,有什么问题我会联系你”贺涵话说完,就准备出门,“诶,你有什么事能大过工作啊”陈俊生叫住贺涵,“我家宝宝最近生病了,我在这工作一点都不放心,所以想去医院陪陪他”陈俊生听到解释也只好放人了。

贺涵走进病房时,谭宗明正在看文件,宝宝躺在床上睡着了,贺涵走到病床旁,伸手摸了摸宝宝额头,烧退了就好,谭宗明看着贺涵一系列的动作,就知道他是担心孩子,“放心吧,烧退了,不过医生说岙岙还要打三天点滴才行”贺涵点了点头才坐到谭宗明身边,“我在公司上班实在是不放心,还是过来了”谭宗明笑了笑“怎么,你不放心我照顾儿子啊”贺涵摇摇头,谭宗明知道贺涵担心孩子,一晚上没睡好,便搂住贺涵“你睡一下吧,一晚上没睡,待会岙岙醒了又会黏着你”贺涵也不矫情靠着谭宗明闭目养神。

等贺涵醒来时,小岙岙的点滴已经快完了,贺涵走到床边,准备按铃叫护士,“我叫过了”谭宗明出声提醒了一下,贺涵听到谭宗明的话,放下了按铃,护士来时正好小岙岙醒了,小嘴往旁边一咧便哭了,“小爸,大爸让姐姐给岙岙打针,岙岙痛”贺涵心疼的将小岙岙搂在怀里,护士小姐站在旁边不知所措,“抱歉,你拔吧,我搂着他”贺涵带着歉意的说,护士拔完针就飞快地跑出去了,“小爸,大爸坏,岙岙痛”看着哭的满脸通红还不忘控诉自己的儿子,谭宗明无奈地笑了,这罪名不知自己还要背多久。

回到家里,贺涵将小岙岙递到谭宗明的怀里,“你抱着岙岙去房间玩会,我去做饭”谭宗明抱着自家小祖宗去了房间。

作者有话说:写这篇文是因为心疼贺涵和老谭,所以想给他们一个家,作者文笔渣,不喜勿喷…